.
圣诞树小说网 -> 历史军事 -> 西南崛起

第八十九章 第太子的工作室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应该是都被嘱咐过的缘故,在短暂的午休过后,段正恒和段正坤,竟然双双紧跟要去做事的段誉,一个说,“想和太子哥哥一起玩,”

    另一个相对老实,“想和太子哥哥学些东西,”

    段誉真有些同情这两个小家伙,他们小小年纪,便被身边最亲近的人,寄予了太多不切实际的期望,因此当然也承受了太多的压力。

    更可悲的是,因为自己的缘故,他们所有主动被动的努力、算计,最后都只能是一场空,只能算是瞎折腾,真说起来,可能还不如庄园里的那些穿着破旧衣服的放牛娃快活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段誉还真希望他们能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,脚踏实地的做点事,成为一个工程师,那还真是个不错的选项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有很多稀奇想让你们看,但记住,一,多看多听;二,多想多问;三,别乱动,”段誉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太子哥哥,”包子脸段正恒和害羞胆小又有些腼腆,像只小兔子的段正坤都答道。

    两人有些高兴也有些好奇,高兴的是自家老娘吩咐的事看着就算做到了,好奇的是,他们还真想知道这个大哥究竟有哪些稀奇能给他们看。

    他越跟着段誉往前走,便越是激动,因为一路走来,侍卫明显多了起来,不问可知,前面的目的地,应该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他们最后在一座大殿前停下,段誉竟然还对守在门口的侍卫交待了一声,“我带他们俩进去看看,”

    小兔子一时还以为,难道这里面是父皇吩咐做的事?包子脸却是明白,段誉的意思是,如果没有他带着,他们俩就进不去。

    哼,还一家人呢,还大哥呢!

    段誉淡淡的解释道:“你们要懂得,也要记住,但凡是想要保密的事,自己首先要做到,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们已经进了大门,这里原来又是一个热火朝天的工坊,不少人正在锯木头,旁边放着不少他们看不出用途的半成品,还有一些,应该是铁匠,正在炉火旁忙碌着,把坩埚里的铁水,倒到一个个稀奇古怪的模子里。

    包子脸和小兔子一时都觉得很新奇,没有成天想搞事的老娘在一旁耳提面命,他们本质上也还是个孩子,又是个男孩子,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,都会有些莫名的亲切和兴奋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这是在准备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说名字你们又不明白,还是进去看看东西再说,”段誉笑着让他们俩走在前面,眼里忍不住透着些得意。

    侍卫打开门,顿时,又一个不同的天地呈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宽阔的大殿里,摆放着一张张宽大的桌子,桌子应该是新制的,连油漆都没上,造型也非常简单,横平竖直的,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,但十几张这样宽大的原木桌子摆在一起,又真的很是大气。

    桌旁大多围绕着忙碌的工匠,他们有的在把外面那些木头和铁制的部件拼在一起,有的是对着桌上的图样在讨论,看来是想弄清楚图样上的东西,并把它们做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拿着炭笔和大大的木制直尺和三角尺,围着桌子讨论的样子,让包子脸和小兔子马上想到了学堂,只不过这些人,看起来要认真得多,专心的多,还有一种他们说不出的气势——后来他们从段誉那儿知道,那种气势,可以叫做专业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目光,最后不约而同的集中在正中间的那张桌子上,那张桌子上,摆着好些他们叫不出名字,小的大概就他们一半高,大的有他们一人高那样的物件。

    虽然叫不出名字,也不知道用途,但那些同样大多由原木制成的物件,天然对他们有着很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那是看起来就比他们最好的玩具还要有趣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个,”“我要这个,”段正恒和段正坤马上叫着朝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段誉重重的嗯了一声,“嗯?”

    “进来之前跟你们说的话呢,都忘啦?”

    两人蔫蔫的停下,“对不起,太子哥哥,”

    道歉的时候,都还很是挣扎,眼睛依然直勾勾的看着那边,真的是恨不得眼睛里能生出钩子,把它们都钩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非常重要的模型,等大家把这些的原理吃透以后,我们就会把它们按照设计的尺寸制出来,”

    “比如这个,”段誉双手端起一个风车模型,“这个房子,将来就会是真正的房子,不比这座大殿矮的房子,”

    “到时,我们把它建在风大的山上,这个风车,就能帮着我们做很多事,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,”他拿起一个压力机模型,“用它,我们就能很快的打出结实的板甲来,”

    “但要把它们做出来,大家还有好多事要搞清楚,比如,”他指着一台压力机模型上的一个部件说,”这个,你们知道它叫什么吗?我把它叫齿条,它和一个同样带齿的小轮子组合在一起,只要是锁死了,就会非常结实,大力士也扳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齿轮和齿轮组合在一起,也是一样的,非常的牢靠,你看,我们还可以把好多个齿轮和齿条,组合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,你们看,用它们来紧固东西,同样非常牢靠,我把它们称作螺栓螺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它们要怎么确定他们的大小规格,我们还要做很多的实验,”

    放后来非常普通,到处都能轻松买到的标准件,想在现在把它们制出来,确定相应的型号和性能,那还真不是件轻松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再乱大街的标准件,哪怕最简单常见的螺栓和螺母,如果要从原理上去分析它们,那又真的是会让人头痛的复杂。

    齿轮的齿多大多高多粗,间隔多少,齿数多少模数多少,直齿好还是斜齿好……

    螺栓和螺母,螺纹的外径中径内径螺距导程等该是多少,最好是三角形梯形或者是其它形状……

    虽然他现在只讲究能用就行,但如果要大批量生产,如果要便于维修和替换,那就又不得不不考虑要有限的标准化。

    不然每一个齿轮,每一对螺栓螺母,都要反复从大到小的去试,确保它们能满足那个部位的强度要求,那就太不理想。

    “你先看看,先想想,比如同样是传动,齿轮比用轮子和带子连接,好处是哪些?螺栓和螺母,又比只钉钉子好在哪里?同样是压东西的机子,这样直杆的手柄和这样大轮子的手柄又各有哪些优缺点……”

    他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通,“好啦,现在你们可以上手,不过,都小心点,别砸到自己,也别给我弄坏咯,”

    段正恒和段正坤,此时对这些在他们眼中很新奇的玩意儿,已经有些惧怕,要弄懂这么多东西?真是一点都不好玩。

    但是,老娘还正就交代要尽量弄清太子在干什么,再说,这些东西还真的很稀奇,于是又齐声答道,“是,太子哥哥,”

    段誉便一张张桌子的看过去,每张桌旁都会停下来,解答大家的疑惑,当然,主要的还是引导他们自发的去思考,“我画出来的这些结构,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,我用的这些部件,也不一定就是最好的,在弄清了各个部分的功用之后,大家都开动脑筋好好想想,看看会不会有更好的办法,”

    “这个更好的办法,定义也有很多,比如,我的一些设计,虽然巧妙简单,但是做出来的难度太高,或者做出来的成本太高,我们就可以想想其它哪怕是性能差点,但简单又便宜的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要善于运用以往的经验,想想同样功能的东西,你们以前是不是就做过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在留心段誉说些什么的段正恒,突然觉得,太子这好像是在带徒弟,还是带一些出身贱籍的徒弟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